采之欲遗谁.

忘羡粉,忘羡不可逆也不可拆

忘羡.心躁(3)

从学校回来,又是一个不用补课的周六~下周周五周六期中考试。。。哈哈哈哈哈,临死前的挣扎。
....................................................................................................................................

望着眼前这个人,魏无羡感到十分熟悉,仔细想了想,这不是个“熟人”嘛

事情得从高一下学期时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说起。
那天魏无羡与江澄他们在宿舍里玩游戏,指定输了的人出去买酒。

然后魏无羡华丽丽的输给了早有预谋的一群人,认命的去买酒。可却在门口给保安拦住了,保安告诉他到就寝时间了学生不可以出去。

可你想,这哪里难得到魏同学。于是他就优雅的。。。翻墙出去了。回来时自然也是翻墙,可问题就出在这。翻墙回来时被抓了。

对方问他那着什么,他说是酒。然后对方告知学校禁酒,他却好死不死的回了一句“分你一瓶,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呵呵,事情的最后,他被罚抄了三遍校规...酒也被没收了。

就因为这事还被“好兄弟们”嘲笑了足足三个星期。

眼前这位“熟人”,不就是当时捉住他的哪位仁兄吗?

“你...你,你不就是,蓝忘机!”魏无羡惊讶道。而蓝忘机点点头“魏无羡。”语气淡淡的,没有丝毫波澜。

现在的魏无羡真是懵逼极了,他自从上次被蓝忘机抓到后一直在使尽浑身解数希望蓝忘机放过他,他是真的不想抄那抄不完的校规,缠了他整整一个星期。最后还是自己抄的。

但是这些事再重要,也没有买饮料重要,看了看空荡荡的蓝莓饮料摆放处,他最后伸手拿了两瓶橙汁,边往收银台走边向蓝忘机挥手告别。

回到寝室,将饮料掏出一瓶丢给江澄,江澄伸手接住,没好气的说,你的床我给你铺好了。有别扭的补充“我才不是帮你,是你的技术让人不敢相信。”

魏无羡没回他这句话,笑得一脸神秘地说“江澄,你知道我刚刚看见谁了吗?”

“谁呀?”聂怀桑凑过来问道。魏无羡“蓝忘机!”“这有什么稀奇的。”薛洋叼着棒棒糖懒羊羊的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他也在我们班?”魏无羡一脸的坏笑。却被江澄敲了一下脑袋“嗷嗷嗷,江澄你干什么?!”江澄喝了口橙汁警告道“你可别去招惹他。”

被江澄看出心中所想,他坦然“谁让他能够无聊到那个地步,天天只有一个表情,我就不行我就不能让他变脸!”

你可悠着点!江澄黑着脸警告道。













....................................................................................................................................
今天依旧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抽空看了一下前文,我的错别字真心没话说。。。我也不知道是咋了,懒得检查吧......哈哈

另:感觉好像没人看,好吧,但我还是会坚持下去。毕竟写文的初衷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哈哈,当然,如果有支持我的人就跟有动力了!!!
笔芯

忘羡.心躁(2)

咳咳,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请大家提出来,文笔也差,故事情节更差。更新不定,寄宿生。辣鸡文手一个,慎入,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辣鸡东西,全凭感觉走,写文纯属娱乐,满足自己对忘羡二人的幻想。
主打忘羡,其余cp 随缘。(另:是曦澄)
人物是亲妈的,ooc和bug是我的。
..................................................
等到开学典礼结束,魏无羡与江澄一路笑着打闹,走在去看寝室分配表的路上,清风徐徐,就这样笑闹着携手兄弟并进。 “哟,师妹,我们分到一起了!”魏无羡开心的勾起嘴角,把手搭上江澄的肩膀,江澄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很嫌弃旁边这个人,一点也不想和他分在一起,可却没有打掉他的手,眸子里也有掩饰不住的愉快。

到了寝室,学校统一分配的生活用品用一个箱子装好了,并且在箱子上写好了名字。魏无羡把自己的打开,拎出床上用品三件套,比划了一下,便彻底放弃了自己弄的想法。

开玩笑。平常在家里,他的房间乱的说是狗窝都毫不为过。 想了想,我们风流倜傥的魏同学便喊了一下已经利落地解决完了自己的床铺整理的江同学。“师妹!帮我个...”

他话还没说完,江澄就打断了他,说“帮你套床单是吧?想的美,还有,谁跟你师妹师妹的!” 魏无羡一看他恼了,便迅速地往外窜,只留下一句“好好好,师妹你师兄我知道错了,去给你带饮料赔罪。”

江澄黑着脸把自己的被子叠好,床单铺平。走到魏无羡床边,开始帮他铺。。。(口是心非傲娇澄澄)

魏无羡站在货架前,望着货架上各种饮料,想了想,正准备伸手去拿货架上最后一瓶蓝莓味的饮料,却见一只干净修长的手越过他,将那瓶饮料拿走了。

魏无羡回过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熟人”,那人见魏无羡回头望他,也望着他。那双眸色浅淡去琥珀的眼,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

....................................................................................................................................
好了,要赶去学校了。。。哭死,我不想去上学😭

今天照样特别短,而且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凑合看。。。(安慰自己)

忘羡.心躁(1)

咳咳,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请大家提出来,文笔也差,故事情节更差。更新不定,寄宿生。辣鸡文手一个,慎入,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辣鸡东西,全凭感觉走,写文纯属娱乐,满足自己对忘羡二人的幻想。
主打忘羡,其余cp 随缘。(另:是曦澄)
人物是亲妈的,ooc和bug是我的。
..................................................
微风轻起,林荫道上,阳光透过树叶,洒下一地斑驳光影,9月,天开始没那么热了,但仍有点微闷。

少年从树下跑过,嘴里还叼着一片面包。后面一个少年紧追着,两人一路狂奔。终于在离七点半还差几分钟时,踏入学校大门。

“魏无羡,下次说什么我也不等你了。你看,差点就迟到了。今天开学,你最好老实点,别惹出什么岔子!”走在前面的少年有些烦闷的说,他长得很好看,有一种柔,但更多的是一种锐意的美,一双杏眸,眉尾微微上挑,让人总感觉眼神带着一丝讥讽。

“知道了江澄,我可安分了!别总苦着个脸,女孩子不会喜欢的。”他身后那位被称为魏无羡的少年则一副悠哉,不急不缓,忽视微红的脸,和晶莹的汗珠。完全看不出差点迟到。魏无羡也长的很好看,是不同于江澄的帅,他有一双桃花眼,眼尾上挑,明明很是魅惑,有些许轻佻,却给人一种明俊逼人的感觉,嘴唇的线条很是柔和,微微上扬,不笑也让人觉得他在笑。

两人快步走进教室,将书包一放,转身走向礼堂。今天是开学第一天。要举行开学典礼。

迅速赶到自己班的位置,坐下没多久,一名样貌清秀的少年先打了招呼“魏哥,澄哥。你们终于来了,等你们好久,我们分到一个班了!”“怀桑啊,我就不明白了,魏无羡和江澄他俩分到实验班,我一点也不惊讶,理所当然的事。可是。。。”旁边一名少年打趣道。这个少年很可爱(?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了,抱歉抱歉)也是很爱笑的样子,笑着打趣时,微微露出两颗虎牙。“好了薛洋,说得好像你的成绩。。。”聂怀桑笑着说。薛洋跳起来,作势要打聂怀桑,聂怀桑赶忙双手作揖,从口袋里掏出两颗糖来,递给薛洋。这事才算完。

魏无羡也不是个安生的主,伸手揽过聂怀桑的脖子,问道“你们刚刚说的实验班,是怎么回事?”

聂怀桑惊讶的说“你不知道?”魏无羡笑着说“我知道还用问你吗?别废话,赶紧说。”聂怀桑一副了然的样子,开口道“也是,你从来不关心这些,不就是那么回事吗,高一期末考,年级前40分到实验班去。”

魏无羡听完,哦,难怪,他上次是考第二来着,江澄第三。想了想,顺口问了一句班主任是谁?聂怀桑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说了一句老头。

魏无羡瞬间明白,哀嚎一声。不会吧?他还不死心,问了一句是哪蓝老头吗?聂怀桑也是一脸的生无可恋,“除了他还有谁?”在一旁吃糖的薛洋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挪开。

得到聂二的肯定,魏无羡哀嚎一声,极其浮夸的趴在江澄背上,一脸沉痛的说:“我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江澄一脸嫌弃的推开他:“坐好,马上就开始了。等会被蓝老头看见了谁也救不了你!”

魏无羡笑嘻嘻的道:“好嘞!”便掏出手机,不知道在干嘛。薛洋看到了说“小心被老头看见了,罚你两遍校规!”魏无羡一脸的不以为然说知道了。没过一会,却真的把手机收了起来,因为开学典礼开始了。

....................................................................................................................................
好吧,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哈哈,这篇的草稿已经写完两三个星期了,一直没时间。。。终于弄出来了,开心呀!!!

你是只有汪叽才可以连的wifi
你是只有wifi才可以亲的汪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