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子心里只有学习

期末考闭关,暂停更新,16号晚上回来...
等垃圾期末考考完再换头像。。。
忘羡粉,忘羡不可逆也不可拆

谣言.(番外)睁眼说瞎话

这家的冰淇淋挺好吃的,魏无羡如是想着,“姐姐,我要一个巧克力华夫。”


接过冰淇淋,舔了一口,真好吃。魏无羡微微眯了眯眼。


“15元”


扫了码,付完款“微信收款15元”



魏无羡回了蓝忘机问他在那的微信,约了晚饭地点,转身准备离开,却被几个妹子拦住。


领头那个红着脸说“这位...可以借点现金给我吗?我微信转给你”


魏无羡头都不抬,问了一句“你要现金干嘛?你可以微信支付”



妹子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道“坐,坐公交。”



魏无羡道“现在坐公交可以刷手机”等了两秒,像是想起什么“而且我也没带现金。”



蓝忘机又给他发了条微信,魏无羡“噗嗤”笑出了声,他本就生了一副好模样,这一笑勾人的很。


那个女生的朋友好像看不下去了,说“她只是想加你微信...”


魏无羡盯着屏幕,运指如飞“我没微信。”


..............................

公交车上的破脑洞,不过,巧克力华夫是真的好吃,想吃...(≧▽≦)

扩列啊,有没有人愿意和我聊聊天?

Q:987115721


忘羡.喜欢你不是谣言,是真的。(上)

忘羡现代校园.元旦快乐,新的一年新的开始,不开心的事就留在2018! 看了一篇短文的产物。私设是一个谈恋爱无关性别的美好世界。

.............................. “

蓝湛,我想想你澄清,校园论坛上说我喜欢你的谣言。”

蓝忘机闻言,将视线抬离面前摊开的医学案例解析。眼前这人表情严肃,清晨暖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勾勒出朦朦胧胧的轮廓。

“嗯?”蓝忘机不浅不淡地问道。浅浅的琉璃色的眸子古井无波,好似没什么能搅动他眸中神情。

魏无羡微微眯了眯那双惯常含笑的桃花眼,咽了咽口水,深吸口气,将双手撑在蓝忘机课桌上。

“不是谣言,我是真的喜欢你。”魏无羡语气十分诚恳,而蓝忘机听了,微微颔首,“嗯。我没在意这个谣言。”言下之意就是拒绝咯。

魏无羡到也不恼,从口袋里掏出一条脆香米丢在蓝忘机桌上,转头出了蓝忘机的教室。

走在回自己系的路上,一边踢着地上的小石子,一边掏手机。解锁后打给江澄。

“喂,师妹...”魏无羡刚开口,就被江澄打断了“让我想想,这个月第八次表白失败了吧!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将手机听筒拿得离耳朵远了点,等他笑声止住才拿近。

“不带这样的啊!师妹!你等着,我马上回来!” 将要挂电话的时候,听筒里传来“记得给我带份饭,哈哈哈哈,我表白失败八次的师兄......”

魏无羡生气了,后果很严重——脚下的一颗石子被他踢飞,咕噜咕噜地滚到一人脚下。

“蓝大哥好!”

“嗯,无羡”蓝曦臣温和笑笑,开口“无羡...这是又去找了忘机?” 魏无羡笑笑,不置可否。

“第八次了。”

蓝曦臣听了皱了皱眉头,不应该啊,忘机不是很喜欢...怎么又不答应?

两人就这样站了半晌,蓝曦臣微叹口气,他是越来越不明白自己这个弟弟在想什么了。

“无羡。忘机他并不讨厌你。”说完,便走了,留下一个满脑子疑问的魏无羡。

“师妹,你的盒饭。”魏无羡将盒饭扔给江澄,转身瘫在床上,拿枕头盖住脸,躺尸。。。

“说吧,趁现在我还有闲心听你说,赶快讲吧”江澄吃完饭,随手抽了两张纸擦擦嘴,把椅子滑到床边,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等魏无羡开口。

等魏无羡讲完,江澄毫不留情的翻了个白眼,“话说,你是怎么看上蓝忘机的?”

魏无羡对蓝忘机,据他自己所说,是一见钟情。 当时魏无羡他们社团要搞活动,魏无羡画的图自然没得挑,但他的字就不一样了,不是说难看,他的字也挺好看的,但就是太。。。怎么说呢?太放荡不羁了,和主题不符,而且这次主题是文化,要用毛笔写,所以当一切准备就绪,就差题字时,所有人都拦住了魏无羡。

但这毛笔字不写又不行啊,最后一个大一的学弟向他自告奋勇,自告奋勇去找援助,听他说跟魏无羡同届的医学系大三学长蓝忘机毛笔字写得好。便找了蓝忘机。

蓝忘机来的那天,魏无羡抱着数位板画画画的正high 听见敲门,把东西往桌上一放,便跑过去开门,“出门拿外卖也不知道带钥匙,下次你魏哥我...你是?”

魏无羡还以为是被他打发出门拿外卖的聂二回来了。没想到是个不认识的。 魏无羡是谁啊,他脑子转的飞快,下一秒就换上了微笑,“你就是医学系的蓝忘机吧!你好,我是魏无羡。”

对方浅淡的眸子注视着他,点点头“嗯,你好。”魏无羡便领着他进了工作室,把桌上的颜料,铅笔,马克笔,等等杂物往旁边一推。

“哈哈,谢谢你能来帮忙,这个字就这样......”

等到一切弄完了以后,魏无羡将画一卷,往旁边一扔。“谢谢了啊,忘机兄。”说罢,伸个懒腰,从椅子上起来,笑笑“走吧,我送你。”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魏无羡已经把蓝忘机班级,寝室号,电话,微信,扣扣都问出来了,蓝忘机宿舍是魏无羡隔壁那栋,魏无羡先到了自己寝室楼,正欲上去,却又转头,“在见呀!”

蓝忘机身处路灯下,柔和的光照的他也柔和了些,于是,魏无羡就弯了,莫名其妙的弯成了一盘蚊香。

其实魏无羡总觉得蓝忘机很熟悉,但他记性就那样,想不起来便也懒得再想,没什么能阻止魏大爷的吃吃睡睡。




“所以,我还是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蓝忘机”江澄扶额道。

“喜欢就是喜欢,哪里来的那么多理由?”魏无羡挑挑眉,一脸无所谓。“反正,我一定要追到他!”“而且,你真的不觉得他很有趣吗?可能我就是喜欢他的有趣呢。”

“呵呵,对,他很有趣。”

...........................

这个算是元旦贺文吧!艾玛,说的我自己心虚。。。

群宣:欢迎加入魔道道友窝♡(≧▽≦),群聊号码:834139269

只有十几个人。。。来点人吧,可怜可怜我!

一个破脑洞。。。

设定,有灵力的世界,温家不是坏人,小天使是温若寒儿子,温情是温若寒女儿。

天下最近倒很太平,就是朝堂不太安宁。


丞相温若寒总想着怎样才能跟太傅蓝老先生搭上话,把自家不省心的儿子温宁送到他家好好学学。


户部姚尚书每天坚持不懈向皇上上书,报告魏.夷陵世子.天天偷溜出去玩.不好好学习.婴今天又干了什么“好事”。当真是一片忠臣心。


后来,魏世子在御花园赏花,逗绵绵,口出“绵绵思远道”时,遇到了一个小古板。小古板扔给他一句“轻狂”,留下魏世子自己在那“深思”


可魏世子却没想到,他亲爱的父王以前说要给他找一个先生——然后第二天,皇上江枫眠把他和小古板以前安排去陪江太子上课...缘,妙不可言。

一来二去,魏世子和小古板熟了,小古板以前说他只会说两字“轻狂”“无聊”,现在会说三个或是四个字了“不知羞”“不正经”“胡说八道“无聊至极”,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种进步。



他把这事说给他的好兄弟江太子听,江太子毫不留情面地嘲笑他的好兄弟。



可当他知道他的好兄弟是个断袖,还断在了小古板身上时,他就笑不出来了,等他的好兄弟和小古板凑成了一对时。江太子闭门思索——为什么魏浪浪都找到了老婆,不,老公。他却还是单着?


安好.江厌离自述(上)

虽然我觉得已经有人写过这个梗了,但我还是很想写。。。嗯。。。

...........................

01.

我叫江厌离,女,云梦人。就像我的名字,我很讨厌分别,可是,最后我还是和我爱的人分开了。

02.

我有一个弟弟,江澄,很喜欢狗。养了三只小狗,茉莉,妃妃,小爱。他性子随了母亲,骨子里透着一股不认输的劲。

今天出门许久的父亲回来了,带了一个小孩,是父亲的故人之子。真是可怜,才这么大,就没了爹娘。

小弟弟姓魏名婴,瘦瘦的,很惹人疼。

阿婴怕狗,父亲便把阿澄的狗送走了,阿澄很生气呢。

03.

阿婴,不,应该叫阿羡了,父亲给他和阿澄取了字,无羡,应该是取“无羡于世事人情,只原潇洒自如”阿澄取了晚吟“白鹭秋江晚吟旧时节,不知当年当念不当念。”

阿羡和阿澄都长大了,俊美无俦,风姿无双。阿羡很闹腾呢,不知以后有谁能降得住他。

阿羡和阿澄的关系真好,很开心。

04.

阿羡他们被送去温家“教化”,担心。。。

回来了,可只有阿澄。听阿澄的描述。阿羡处境很凶险,阿羡,你一定要好好的。

05.

没了。。。莲花坞没了,爹...娘也没了,连阿羡也失踪了。。。

射日之征开始了,阿羡回来了!可...他跟以前不一样了,算了,人回来就好。

06.

为什么?阿羡他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一定要逼他?阿澄,阿羡,你们两个是好兄弟,可我们...终究是无力反抗。

阿澄没办法了,只能让阿羡假装叛逃。

阿羡,保重,江家...护不住你了

07.

今天去看了羡羡,我马上就要出嫁了...他。。。是个对我很好的人呢!

不过,可惜了,羡羡不能来看我出嫁了。所以我与阿澄一同去见了羡羡。羡羡身边那个“人”,真是可爱。

08.

...走了,子轩...阿羡...为什么啊...

09.

今天看见阿羡了,他跑的好快。没有和他说上话呢。

10.

阿羡!停下啊!快停下!你不听师姐的了吗?你这样会出大事的!

我出事了...阿羡和阿澄关系一定会更差。

好想再抱抱阿羡阿澄,可我没力气了。。。我要离开了,感觉身体好轻,感觉我浮在云端。。。

11.

围剿。。。阿澄和阿羡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12.

阿羡也走了,只有阿澄一个人了呢。

阿澄,注意身体,你是宗主,你不能倒下。

阿澄,你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时候了,早些找到归宿吧!

阿澄,你把江家管理得很好。父亲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阿澄,阿凌你教的很好,可你不要让他养成了大小姐脾气。

阿澄,我有没有说,我很想你?

......................

艾玛,我写的什么鬼。。。

周五熬夜时的突发奇想。。。

奖金

一个用烂了的情话梗。

.................................


教室里闹哄哄的,语文课代表近来嚷了一嗓子“发奖金了!”


“啊啊啊!邓老师发奖金了!”


“我来了我来了”


“别挤,排队领!!!”课代表无奈吼道。


总算有了秩序。


“蓝湛蓝湛!我把你的也领了!”魏无羡笑着挤出来,拥着蓝忘机。


“嗯。”


“可是我不想给你了怎么办?”


“都是你的,你,是我的。”

........................................

故事原型是我们班的早恋小情侣。。。我盆友,就坐在我后座,每天我都很饱。。。嗯,真好√

魔道祖师阅读体.携手探往昔.(7)

这篇我分了好几天打的,哈哈。躲在被子里躲值日生。。。

.............................

其实现在看来,蓝老头当时说的也没错。而且他并没有直接把魏无羡判成十恶不赦心术不正者,相反,他还一直在为“纠正”魏无羡下功夫。想当初,他刚在莲花坞提这个想法时,虞夫人拿紫电抽的他三天没能下床,刚下床就被赶去跪祠堂了。


还有,最后,玄门百家也确实留不得他了...


“好好的想这些干嘛?”魏无羡嘟囔一声,拍拍自己的脑袋,一旁的蓝忘机疑惑的望着他,他笑笑,表示没事。蓝忘机见他不想说,便也不再多问。


蓝启仁刚讲完篮家先祖蓝安的一生。魏婴感慨道“为遇一人而入红尘,人去我亦去,此身不留尘。”蓝家但也多是痴情的人,唉,果真是血脉相传。


金子轩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画面上的两人很快争执了起来。“你稀罕你找他父亲要去,反正他不是待你比亲儿子还亲?”这句话一出,外面都安静了。金子轩两手捂着脸。而虞紫鸢只是淡淡的望着江枫眠。气氛一度很尬。


突然有一个人打破了这气氛“阿鸢,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其实你一直误会了,枫眠他刚开始知道是为了家族利益而联姻,他确实很不开心...”


那时藏色散人刚刚下山,初次夜猎便拿到了第二的好成绩,而当时的藏色散人有些许纳闷,好奇谁赢了她,便结识了江枫眠,到他家做客。


其实江枫眠当时是将藏色散人当姐姐对待,有许多烦心事都与她说了,后来江枫眠得知自己的好兄弟魏长泽喜欢藏色散人,便想帮他试探,结果试探的结果竟是两情相悦,于是二人便在一起了,说起来,这还少不了江枫眠的功劳。


后来得知联姻的事,藏色散人还专门悄悄的去看过虞紫鸢,然后告知江枫眠。娶亲几年后,收到虞紫鸢怀孕的消息。远在外地云游的夫妇二人还专门回来过,当时藏色散人还觉得娶到这么个媳妇是江枫眠的福气。


在一个晚上,藏色散人还与江枫眠聊过,当时他问江枫眠觉得虞紫鸢怎样,二人过得开心吗?诸如此类,具体回答记不太清,唯一一直记着的就是江枫眠谈但虞紫鸢时,一瞬间柔和下来的眼神。以及“她是个很直率的女子,我觉得她...很好。无论发生什么,就算豁出性命,我也要护住她。”


但无奈,江枫眠实在是太不善言辞了,再加上知晓他情感的魏氏夫妇去世,留下一个魏婴,江虞二人最后还是渐行渐远。


“所以,请你相信枫眠,他是真的爱你 。”藏色说完,望着虞紫鸢。虞紫鸢先是皱了皱眉头,再抬眸,走向江枫眠,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抱住了江枫眠。“傻子。”


最后事件以魏婴提前回江家,金江两家取消婚约为句号。


“厌离...岳父岳母...当时实在是是我不懂事,不明白厌离的好。今后,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她,当时,真的是我太混账了...”金子轩突然涨红着脸,将这些话都说出。“我怎么会怪子轩呢,后来你对我也一直很好啊。”江厌离满不在意的柔声说到,弯了弯眸。


“臭小子,这可是你说的,以后一定要对厌离好!”


“嗯!”


“蓝湛,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当时就对我有想法了?嗯?我走了之后,你有没有想我啊?”魏无羡面带玩味的笑道。


“...嗯。”蓝忘机面色如常,只是蜷了蜷手指,耳朵红透了而已。


.............................


宣群!!!834139269,群里就两个人,太无聊了,大家行行好吧!!!哈哈哈😄


还有那个,碎碎念一下,或许你们会觉得我写的很乱,感觉没怎么好好走剧情,其实我一开始就没想好好走剧情。。。哈哈哈,当时开篇时说过,我写这篇文的初衷是希望他们活过来,但希望他们活过来的原因是想他们能解开所有的心结。谢谢看到这的你,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谢谢谢谢谢谢😊,也谢谢你们听我碎碎念😊


魔道祖师阅读体.携手探往昔.(6)

那个,说一下,我文笔真的一般,不骗你们,所以千万别喊什么大大之类的。你们这样,我慌的一匹,哈哈哈。就叫弦子就好,文里是因为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好,才用了自己的。弦子弦子弦子,随便你怎么喊。

..................................



魏无羡愣了,也不是没想过如果自己有父母,日子是不是会不一样。可当自己的父母一个红着眼眶,一个泣不成声站在自己面前时。他感到一种不可相信。仿佛做梦一般。无论蓝忘机给他解释的多明白。他都觉得头晕。



“爹,娘。。。”这么多事情,情绪波动难免有些大,开口也不觉带着一种沙哑。



“...阿婴...阿婴...我的孩子啊...”藏色散人放声大哭,魏长泽别过脸去,依稀可以看见他是在流泪。



待到情绪都收拾完毕,画面接着放时,魏无羡倚在蓝忘机怀里,他才如梦初醒,趴在蓝忘机怀里。



蓝忘机只感觉胸前湿了一大块。怀中人轻微的颤抖着,他微叹一口气,伸手在魏无羡背上轻拍。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魏婴笑嘻嘻的对蓝湛说。蓝湛脸黑了不止三分。



蓝忘机看着这些,眼底一片柔和。



“哇哇哇,魏前辈真是有意思呢!”蓝景仪眼里闪着光,用近乎于崇拜的眼神望着魏婴与蓝湛动手。



“景仪...”蓝思追无奈的望着,这家伙是真不怕抄家规啊。。。



“哈哈,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魏无羡调整好情绪开口笑道。



“嗯嗯嗯,我最崇拜魏前辈了!!!”蓝.迷弟.景.兴奋.仪高兴的喊到。



“诶,你不崇拜你们含光君吗?我怕他会跟我呷醋的!”魏无羡一脸玩味的笑容。



“魏婴...”蓝湛无奈开口。语气里流露出淡淡的宠溺。


看到小魏婴说蓝湛特别俊,魏婴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我说的果然没错吧!你...特别俊!”魏无羡伸手比划到。搂住了蓝忘机的脖子。


“...别闹....”


“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灵气......”小魏婴一脸理所当然。“哈哈哈哈...我真是有悟性!惊才绝艳啊!”



【恭喜玩家魏婴达成日常成就.脸皮厚】


【恭喜玩家蓝湛达成日常成就.宠妻(bushi )无下限】


鼓掌鼓掌✌✌✌




直到看见魏婴从教室“滚”出去,江澄才哼了一声,“真光荣...”




“你们求学发生了这么多有趣的事啊!蓝老先生,辛苦了。”江厌离捂嘴笑着说,显得温婉动人。金子轩不由看呆了,忽的想起他在求学期间说了些什么...哦豁,凉凉。




【恭喜玩家金子轩获得成就.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恭喜玩家金子轩获得称号.真香狂魔】



..............................................

这几天真的很冷,大家记得加衣,不要着凉了!!!感冒很难受的!!!有件大事!!!

欢迎大家加群,这个群就是用来聊天的,随便聊聊!!!

欢迎加入随便聊聊,群聊号码:834139269

谢谢!

笔芯♡♡♡


魔道祖师阅读体.携手探往昔.(5)(下)

@窹羡⚜ 我来补了~我我我...我没骗人!作业有点多,所以晚了点

...............................................

往事皆随风飘散,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终于到了,姑苏水多,他们一路行船。沿途见识了许多姑苏的风俗民情。

“山脚下镇子里的酒铺还挺不错的,临走时记得带点回去给师弟们尝尝!”魏婴勾着江澄的肩,笑嘻嘻的。

“为什么要我记?你没长脑子呀?”江澄挑挑眉,这家伙真是懒。“你还不知道我那记性?嘿嘿,隔个两天估计就忘了。”魏婴满脸无所谓的耸耸肩,“所以靠你了师妹~”

“行行行,服了你这记性...等等,魏无羡你找抽是吧?”不耐烦应了突然反应过来,江澄脸一黑,盯着朝他吐了吐舌头的魏婴,我怎么有这样的大师兄!!!

“以前的小江宗主可比现在有趣多了”一名家主感叹到,“感觉魏无羡真的不是干...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是啊是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唉,魏无羡,真是可惜了。”

众人议论纷纷,一时整个场地都闹嗡嗡的。

“安静。”蓝忘机淡淡开口。

画面已经播到了魏婴二人遇见聂怀桑了。

“我明年要去云梦求学,谁都别拦我!”小聂怀桑一脸激动。

“去学习怎么玩吗?”站在聂二身旁一出场就引起众人注意的高大男子微微眯了眸问道,“大哥,怀桑当年是他不懂事”金光瑶一看这架势,连忙笑着打圆场。

他们这边的恩怨已经解决了,一人死一次,扯的不是一般的平。聂二也把话摊开说了。好了不光大哥回来了,大嫂也有了,就是不知道原来躺一个棺材也能日久生情。

“就是那个特别俊的,带条抹额,背把琴...”

“就昨天晚上...”

画面上刚刚出现云深不知处的围墙时,画面暂停了,紧接着,一个黑色人影出现在半空,垂直往下落。

蓝忘机一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便动作轻柔的将人影接住了。

江澄一看到那张脸就愣住了。这是魏无羡原本的身子啊,那张面容,多少次梦见,却无论如何也留不住。

“唔...蓝湛?”魏无羡像是刚睡醒,微微眯着眼。“雾草!江澄你怎么在这?!这里?这是哪里啊?”

“阿羡。”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如同一把刀,刺进了魏无羡的心里,他长这么大,这样喊他的统共就两人,而且...都离他而去,甚至因他而死。

一想到师姐。魏无羡的情绪就很容易失控,他安慰自己“是我太想师姐了。”但他还是抱有一丝希冀,扭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这一望,他就愣了,“师姐?”紧接着,又很使劲的甩了自己一个耳光“我...没在做梦?”

那一巴掌甩地很猛,打他很懵,他从蓝忘机的怀抱里钻出,望着江厌离,眼眶慢慢红了。他缓缓蹲下,抱着自己的头,把脸埋进膝盖,人颤抖着。

并不难发现他其实是在哭,先是很压抑的、小声地抽泣,慢慢大了声音,肆无忌惮的流泪。“师姐...师姐...师姐,我对不...对不起你...我...我...真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先前是小声地喃喃,接着声音越来越大,有种停不下来的趋势。

“阿羡,我从来没有怪过你,真的,你听师姐说,这件事并不是彻头彻尾都是你的错,你只是没有控制好你的情绪,而且你是我的家人,无论你了多大的错误,家人都会原谅你,听明白了吗?师姐不喜欢哭鼻子的羡羡哦!”

江厌离边说,边走到他身边,半蹲下,伸出手,搂住了魏无羡。

“我们都回来了,少哼哼唧唧的。多大了,还动不动哭鼻子。”虞紫鸢哼了一声。


“三娘...有话就要说出来,别憋着。”江枫眠柔和地对虞紫鸢劝到。


“阿羡,无论当时的事你是怎么认为的,其实你都很清楚一点,无论有没有暮溪山的事,温家也迟早会拿其余四大家族开刀,只是有没有借口的而已。而我只庆幸,庆幸你们都还好好的。”江枫眠认真的说。

“虞夫人...江叔叔...”魏无羡使劲吸了吸鼻子。再一扭头,看见了在一旁一直望着他的两个人,喃喃道“诶,这是,好熟悉。。。我们,是不是见过?”

魔道祖师阅读体.携手探往昔.(5)(上)

马上去学校了,作业还没写完。。。

.............................................................


众人就这样看着当初怕狗的少年和爱狗的少年一起长大。




转眼,两个小孩已经长成了风度翩翩的少年郎。在莲花坞里上窜下跳,闹得鸡飞狗跳。总是弄得虞夫人赶他们去罚跪。



“嗯。。。十五了呢。”蓝曦臣笑着。蓝忘机点点头,抿嘴道“快要求学了。”说着,袖子下的手指蜷了蜷。




“师姐!等我们回来,一定给你带些好玩的!”魏婴笑着,站在船上挥手。“阿姐,我们很快就会回来了!”江澄也是。江厌离笑笑“嗯,阿羡在那不要惹事,阿澄看着他点。”




“蓝二公子,当时阿羡没少给你惹麻烦吧。”江厌离弯了弯眉。提到魏无羡,蓝忘机柔了神色“并无。他...很好。”




“这魏无羡到也挺有趣的,怎么就想不开,修那劳什子的...”看了这么久,许多人觉得魏无羡也挺有意思的。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敌意消了许多。




“是啊,如果不是因为金丹...”江澄神色暗了几分。



“好像有件事忘记讲了,就是到时候魏无羡出现时,会是原来的身子,只不过我让年龄调成了25岁,这具身子,是完好的。修为也按他的天赋相应的调到了25的。”许久未出声的弦子着重强调了“完好”“修为”两个词。




“你说的是真的!?”江澄懵了。得到肯定答复后,微微仰头,“都回来了,都过去了...”




........................................................


时间来不及了,只有这么点,真是想捶死我自己...下周我补!!!

我真的不想去学校。。。离手机而去的日子...

日常碎碎念。。。


魔道祖师阅读体.携手探往昔.(4).(下)

小孩子的脾气来的快也去的快,没过几天,江晚吟的态度明显的柔了几分。




而江枫眠趁热打铁,让小魏婴与江澄睡一间房。本来都应该安排好了。可错又错在那刚刚好——江枫眠将魏婴抱起来坐在手臂上。在江晚吟的记忆里,父亲从未这样对过他。






画面中江晚吟的表情让画面外的江澄愣了一下,不知是什么在他心中横着。突得一只宽厚有力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你...可怨我?其实,我...我只是不知该如何对待你,你跟魏婴不同,他我只希望快快乐乐的,而你,我希望你能成大器!!或许是我太严格了,但你要明白,这是出于爱的急切。”






或许,从未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来的江枫眠,只是不善表达,可当这些想说的话没来得及说出来,他便永远地失去了说出的机会。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便不能再犹豫。








“我和你娘...都很爱你。”








去你的风度,江澄终于泪流满面,他早就想狠狠地哭一场了。从莲花坞覆灭起,到乱葬岗围剿。他哭过很多次,却要强装坚强。而等到一切尘埃都已落定。他却再也找不到他想要的。





现在,大家都回来了,他真的很想念从前的莲花坞,那不仅仅是一个地名,也是一段美好的年华。终于...要回去了。他突然有些想念魏无羡。






毕竟...那是他的兄弟啊!





“砰——”大家看着江晚吟将魏婴的东西丢到走廊上,然后恶狠狠地骗他说有狗,成功的让魏婴红了眼眶,便觉得,小时候的江宗主和现在的区别挺大啊!








看到魏婴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往上爬时,大家都沉默了,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得经历了什么才会认为树上是最安全的地方?藏色散人叹了口气。







最后看到江厌离手上抱着一个,背上背着一个,以及听到江晚吟对魏婴承诺帮他赶狗。又不知为何笑了,年少的他们,是这样建立情感的呢!

.



......................................................


好了补上了,哈哈😄。谢谢大家的支持,感谢有你们!顺便问一下,我写的是不是太啰嗦了。。。感觉剧情拉的很长诶...有什么好的建议一定要提!我要进步!